民營小微融資“大突圍”
發布于:2019-05-16 16:03:00

 當下,民營和小微企業的高質量發展,既面臨難得的機遇,又遇到各種困難和制約因素。如何為這部分企業創造良好的發展環境,是政府、監管部門、銀行機構及民營企業自身都應該思考的問題。

 金融應當發揮怎樣的作用?在經濟增速放緩、企業風險增大的情況下,如何尋求共生共榮發展,構建風險與收益平衡的可持續機制,是銀行等金融機構正在探索的,也是其發揮逆周期調整作用的題中應有之義。

 近日,《金融時報》記者跟隨銀保監會深入走訪了江蘇、浙江、福建三省,對監管部門、銀行、企業進行采訪,全面了解企業融資生態以及在發展過程中存在的困難。本報今起推出“凝心聚力 共筑民營小微高質量發展”專題報道,敬請關注。

 3年時間里開車跑了7萬多公里,是泰隆銀行一名信貸員走過的“小微”路。

 5個工作日,是蘇州銀行搭建的綜合金融服務平臺所需要的平均審批速度。

 30億元,是寧德銀行業給予新能源產業鏈基本建設提供的項目貸款。

 去年以來,內外環境因素導致一些民營企業陷入困局,其中,融資難融資貴被稱為發展中的“三座大山”之一。而小微企業融資難題更是由來已久,在全世界范圍,探索與討論一直不斷。

 銀行業如何做到量增價降?如何保持可持續的支持?在扶持民營小微企業的政策相繼落地后,銀行機構也動作頻頻。多方在思考中探索,在探索中總結與反思。

 在4月25日召開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銀保監會副主席祝樹民披露,2019年一季度新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為6.87%,比2018年全年的7.39%降低0.52個百分點。其中,五大行一季度新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為4.76%,較去年四季度下降0.13個百分點。

 必須承認的是,無論是民營企業還是小微企業,這些相對弱勢的群體在發展中依然面臨不少障礙,而這些障礙也不僅僅存在于金融領域。民營和小微企業的成長,仍需諸多領域綜合發力。

 摸索產品與風控多元化

 產品是信貸的直接表現,風控是信貸的主要核心。

 記者在江蘇、浙江、福建三省調研中發現,絕大多數金融機構都在創新信貸產品,匹配不同特征企業的需求。興業銀行泉州分行行長王良杰介紹,該行對民企支持和服務首先做到機制上有保障,比如在考核上傾斜,在授信規模上從總行到分行都有優惠;同時,設計不同產品來適應不同民營企業的需求,原來有稅收貸、碳排放權抵押貸款、無還本續貸,最近又在推進銀保合作以及投貸聯動業務、技改基金貸款。

 王良杰表示:“我們去年做了2000萬元左右的投貸聯動業務,通過引進外部資金直接入股企業,與貸款形成不同的影響;技改基金貸款方面,由于有政府貼息,企業實際拿到手的利率是3%,遠低于市場利率,而且最長可以貸4年?!?/span>

 不僅小微企業,大型企業同樣需要量身定制的金融服務。作為福建民營經濟的代表——寧德時代自成立以來就獲得了當地銀行業的全力支持,服務范圍涵蓋票據業務、并購貸款、投貸聯動、供應鏈金融等多方面。目前,工行寧德分行牽頭20家成員銀行組建了聯合授信委員會,給予寧德時代聯合授信額度達1000億元。

 更加多元的信貸方式,也決定了銀行要摸索更多元的風控模式。

 華夏銀行常州分行行長鮑蕾認為,從控制風險的角度入手創新信貸產品,是破解小微融資難題關鍵所在。在她看來,企業融資之后產生的風險,很多是由于資金沒有按照申請貸款時的用途來使用,無法做到專款專用。如果能通過完善線上服務體系,運用大數據、云計算等先進技術,優化業務模式,就能更好地提升對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的業態鏈、場景化服務水平。

 鮑蕾坦言,從2009年到2013年,經歷了小微業務大發展,也經歷了由此帶來的困擾——不良率的大爆發?!按寺侄孕∥⑵笠檔鬧С?,銀行必須加強精細化管理,關注風控,反思當年癥結所在。另外,也要在不良處置上加大力度?!?/span>

 如何嵌入更好的風控?在農行泉州分行為九牧集團提供的“互聯網+供應鏈”融資案例中,銀行依托核心企業——九牧ERP系統的歷史交易數據,對上下游貿易關系穩定、履約記錄良好的中小微客戶集群,提供短期融資服務,達到“以一帶多”。目前,該行已為九牧集團商圈客戶總體授信額度1.5億元,首批商圈納入59戶,授信金額近1.0億元。

 另外,還有不少地區提供“信保貸”產品。例如,臺州市政府與臺州市信用保證基金運行中心對接,在風險分擔方面,按照信?;?0%、銀行20%的比例承擔。同樣,在蘇州綜合金融服務平臺上,政府、銀行、保險按照65%、20%、15%的比例來承擔風險。蘇州銀行董事長王蘭鳳透露,在上線33家銀行中,該行“搶單”量排在第一位,通過“信保貸”分散風險,銀行承擔的不良率僅有4‰。

 中期流動資金貸款解決“匹配”難題

 突破原有障礙,創新定是必不可少?!按蟮ǔ⑹?,小心推廣”,這是一位監管人士所形容的“創新”。

 在眾多探索中,值得一提的是中期流動資金貸款的運用。

 銀行發放的多為1年期短期流動資金貸款,對于民營企業特別是制造業企業來說,短期流動貸款無法完全匹配其生產經營周期和回款周期,容易造成“短貸長用”“頻繁轉貸”等現象,既不利于穩定企業的長期投資信心,還容易引發資金鏈緊張甚至斷裂等流動性風險。

 記者在調研中發現,部分銀行已開始為企業提供3年期的流動資金貸款服務。臨海農商行副行長洪權表示,“短貸長用”不利于企業家制定中長期計劃,也推高了資金成本。該行于3月推出“小微長貸通”企業中期流動資金貸款系列產品,科學匹配貸款期限和企業生產經營周期,有效降低企業融資成本。目前,該行已為280家企業提供了2億元的3年期中期流動資金貸款。

 黃巖農商行則借助農發行在支持小微企業方面的政策紅利,持續加大轉貸款力度,滿足其中長期流動資金需求。據介紹,該行轉貸款小微企業平均年化利率在6.5%左右,較一般小微企業平均年化利率下降近2個百分點,按照全年5億元轉貸款額度及小微企業轉貸占比,將為小微企業減少成本500萬元左右。

 臺州銀保監分局黨委書記曹光群強調,發放中期流動資金貸款必須嚴格審核,一年到期審核一次,不是“一放了之、一貸了之”。他透露,目前浙江轄內正在研究“兩內嵌一循環”的中期流動資金貸款服務模式,即中期貸款內嵌年審制服務模式、中期授信內嵌預審制服務模式和循環式中期流動資金貸款服務模式。銀行建立企業白名單,明確企業準入標準,擴大中期流動資金貸款覆蓋面。

 事實上,此前浙江銀保監局就發文督促銀行提高中期流動資金貸款比例和覆蓋面,探索上述“兩內嵌一循環”的模式。浙江銀保監局黨委書記、局長包祖明表示,要求銀行機構提升授信準入、審批決策、貸后管理等方面的精細化管理水平,在業務準入上把好第一道關,合理測算企業中期流動資金需求,把沒有真實需求、可能挪用信貸資金的企業堅決攔在外面。

 夯實增信手段

 必須承認的是,銀行服務小微企業一直存在信息、信用“瓶頸”,傳統授信模式下要求的財務信息很難為小微企業精準“畫像”,而輔助增信的抵押和擔保更是拉長了融資鏈條,推高了融資成本。

 利用多元化增信手段能夠減輕對抵押擔保的過度依賴。堅持審核第一還款來源,這是監管近幾年鼓勵的,也是銀行在嘗試的。

 此前,有不少銀行嘗試把知識產權、訂單充足等作為授信重要因素考慮,減降擔保、評估等其他費用,尤其對科創型企業,這種模式較為成熟。但更多的企業信息依舊被需要。

 “銀行對小微企業的擔憂主要源于信息不對稱?!北偎?。

 對此,浙江義烏夢娜集團董事長宗谷音也坦言,銀行不放款有時候不簡單是銀行的問題,民營企業大多存在公司治理不規范等沉疴。在這種情況下,公司數據是否真實透明,的確很難說。

 那么,如何保證數據的真實及完整,“解鎖”銀行之憂?

 2015年年底,蘇州銀行在市委、市政府的指導及委托下開始構建蘇州綜合金融服務平臺,融合了財稅、征信等企業信息,實現了銀政企在線對接功能,批量服務小微企業。僅蘇州一地,該平臺累計為企業解決了37615項、金額約5830億元的融資需求。2000多家企業獲得了約128億元的“首貸”資金,大量小微企業享受到了金融“活水”的澆灌。

 這一模式也被驗證為可復制。據了解,在江蘇省政府的支持下,蘇州銀行承建了省級綜合金融服務平臺,并在泰州、揚州、無錫等地建設當地平臺,目前省平臺、泰州市產融服務平臺、揚州政稅銀服務平臺、無錫綜合金融服務平臺運行情況良好。在全國范圍內,長春、海南等地也應用了平臺技術,提升了相關區域金融服務水平。

 與蘇州類似,臺州市也搭建了金融服務信用信息共享平臺。作為平臺參與者之一,洪權告訴記者,這個2014年就試點上線的平臺目前涵蓋了幾乎全方面的數據,并已經推出三期,臨海農商行一直積極參與其中?!跋衷諞卸伎梢隕昵虢胝飧黿鶉詵裥龐瞇畔⒐蠶砥教?,并在平臺上發布金融產品,同時企業可以在平臺上發布融資需求,由平臺進行供需撮合?!?/span>

 融資成本下降態勢顯現

 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切實使中小微企業融資緊張狀況有明顯改善,綜合融資成本必須有明顯降低,其中,國有大型商業銀行小微企業貸款要增長30%以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強調,讓小微企業融資成本在去年的基礎上再降低1個百分點。

 工商銀行臺州分行黨委副書記張仕乾坦言,實際上目前小微企業享受到的利率比一般中大型企業都便宜,各大行均在加大力度落實對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增速和融資成本的要求。

 數據顯示,截至一季度末,五大行小微企業貸款余額接近2萬億元,貸款增速較年初增長16.85%,完成年初制定信貸計劃的55.31%。

 在“頭雁”帶動下,中小銀行感受到了明顯的壓力。

 “去年就明顯發現,大銀行利率壓低之后,優質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貸款開始流向他們?!北俑嫠嘸欽?。

 而對這一連鎖反應,監管也有所關注到。包祖明曾表示,在大銀行利率下調的過程中,利率傳導機制發揮了“鯰魚效應”,會對中小銀行造成一定影響,這是正常市場化的現象。

 在采訪調研中,一位中小銀行負責人表示,在這種壓力下,他們自身業務更加下沉,與大銀行形成一定差異化錯位競爭?!盎導噬顯讜黽??!幣晃懷巧絳行諧じ嫠嘸欽?,流失的部分大多數是抵押類貸款,屬于銀行之間的同質化競爭,當然大銀行在資金上會更有優勢。但“流進來”的則是各家銀行依靠創新產品吸引的客戶。臺州銀行市場總監王偉文持類似觀點:“當前大銀行利率下行,城商行則可以提供差異化的金融服務,例如大銀行要抵押,我們則更多采取信用貸款的方式來獲得議價空間。另一個角度看,中小銀行提供小微企業更可持續的、專業的服務?!?/span>

 此外,市場的另一個關注點在于,對民營和小微企業的支持是否會有悖于市場化原則。

 對此,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在近日國新辦召開的發布會上回應稱,不鼓勵金融機構把小微企業貸款利率降到基準利率之下,要以“保本微利”維持商業可持續性。目前來看,國有大型銀行一季度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是4.76%,最低的一家是4.45%,相較基準利率略有上浮,市場傳言“有小微企業貸款利率低于基準利率”的現象并未出現。

 調研中不少銀行負責人也認為,為企業貸款的確需要考量市場化。有一位國有大行分支行負責人舉例稱,民企和小微企業也有打分體系,不會因為指標的壓力去降低風控標準,只是在降費利率會下調,會更關注這部分群體?!白魑欣唇?,收益要覆蓋風險,這是基本的原則。但同時要在價格水平上給中小微企業減輕負擔?!鄙鮮齦涸鶉慫?。

 各方挑戰猶存

 雖已有成績,但健全“敢貸、愿貸、能貸”的機制,仍是持久戰。

 浙江織彩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李在鬧告訴記者,小微企業普遍抗風險能力較差,經不起斷貸、抽貸的“折騰”。因 此,穩定的金融產品和持續的融資供給很重要?!岸雜誶琢η孜霾房⒌男∥⑵笠道此?,如果今年貸而明年不貸,會給企業帶來巨大的傷害?!?/span>

 當然,企業的發展問題不只是融資的問題,融資也不只是銀行貸款的問題。比起過去常常借鑒的“掃街”模式,以及當下各家銀行都在嘗試的各類技術手段,更加難以復制的是公平競爭、穩定健康的發展環境。

 在采訪中,九牧集團副董事長林四南就建議,政府能夠加快改善企業的營商環境,包括打擊假冒偽劣、?;ぶ恫?、落實改革等?!澳殼盎褂瀉芏嗝揮兇齙轎壞?,需要為企業發展營造一個更公平的環境。要以增強微觀主體活力為重點推動相關改革走深走實,這樣,我們的企業才能有精力去進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做專做精做深。改善營商環境大于出臺單項政策?!繃磽?,他也談到,在企業稅負方面,制定政策的相關人員可能沒有測算企業的綜合稅率?!澳殼胺坎昂屯戀厥褂盟罷嘉頤槍鞠鄱畋壤?%。所以,我認為不管費也好稅也好,制定政策時一定要綜合考慮企業負擔,就是要看綜合稅費占企業銷售額的比重是多少,而不是僅僅看一項費用的負擔是多重?!?/span>

 在經歷眾多企業的紓困、幫扶后,金華銀保監分局黨委委員徐佶表示:“企業轉型是必須的,否則一時的紓困也并不夠?!痹謁蠢?,民營企業很大的問題是公私不分,這是影響“最后一公里”落地的重要原因。在對不少企業的財務進行審計時會發現,個人資金與企業資金之間存在相互挪用現象,致使其財務真實性在授信審批時遭到質疑。

 有銀行人士強調,必須看到,企業遇到的一些困難本質上是自身的困難,例如,經營或者轉型、過剩產能,這些都不是能靠等待融資來解決的。另外,也有小微企業對自己的能力過高估計,盲目借貸。有銀行人士提醒:“要讓企業意識到,不能不計成本去借款,形成過度融資的問題,這會推高企業負債,致使新一輪無序擴張?!?/span>